不过一杯白水

最近好忙啊,没时间码字。来个小小的动态练习。

又回头看了一遍。你说这不是告白我打死都不信。

【也青】一个普通的早晨

        王也今天早上醒来时是六点半,和平时被空调冷醒或是被诸葛青叫醒的一个时间。诸葛青这个人莫名其妙,手指常年凉着还那么怕热,而且生物钟准时得人神共愤。王也对于自己的自然醒非常得意,心想诸葛狐狸呀你也有被我叫醒的一天。此时他刚醒,饶是他修为甚高脑子仍然混沌如浆糊,被得意一冲更没智商了,没给自己留睡个回笼觉的可能性,翻身就要把诸葛青推醒然后好好嘲笑他一番。

        结果一推推了个空。王也有点傻,脑子在3秒内闪过诸葛青从滚下床到被外星人抓走的...

【粮食向】榆关畔

迟来的中秋贺,祝各位幸福美满阖家团圆(๑'ᴗ')ゞ
突发奇想,脑补他们从前的故事,还有很多人想写,尤其是王也和老青。
================

   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小学的校门口人潮涌动,一群小屁孩们笑着喊着出来,家长们眼花缭乱,挤进人流中把自己的孩子拎出来。冯宝宝和徐翔看着很随便地站在一边,看着其中一个男孩子拖拖拉拉地挪出门,也不和谁分别,一个人就从小巷另一边走了,看着孤孤单单的。冯宝宝跟着他,吊着一段距离不即不离地走。她看起来像是陪长辈散步的,有些不修边幅的女大学生,这在这是平常的事。

   ...

【岚宝】人间惆怅客

    张楚岚观察几个徘徊在王卫国车旁的人时,冯宝宝闻见红糖与芝麻混杂的香味,环视一圈后在广场角落逮着了卖糖油果子的摊子,打了声招呼就跑过去买。老爷爷串串儿的时候她不放心,瞪圆双眼睛往车那边瞅,把张楚岚看得莫名其妙,不知宝儿姐如此目光炯炯又是要来什么神来之笔,一下子提起十二分精神,追踪那边的注意力反而散了。至于冯宝宝之前把他丢了太多回,这回涨了经验,机智地把他看好这种事他是不知道的。
   
    不知道归一回事,过了一会儿冯宝宝回到车旁,手上捏着三根空竹签,腮帮子鼓鼓的像仓鼠。张楚岚看着她忽然就觉着肚子...

【玉禾】勿失勿忘

张灵玉昨天做了个梦。

他坐在道观台阶下头,面朝丹山平顶,依依轻烟;信江碧水上有帆船悠悠横渡。进山的人们从他身边绕过,却有一小姑娘逆行而来扯扯他衣角,七八岁的年纪,嫩粉的发和弱不禁风的身板,衣袖下露出一截细笋般的白腕,等眉目长开后就是张灵玉那揣在心里闭上眼也能描摹的模样。小姑娘扬起头瞅他,眼底泛着粼粼水光,似是问了什么却丝毫没被听到。张灵玉闭上眼,莫名一阵惊惶。

醒来时梦的内容忘了大半,徒留惊醒时的余悸,到底是坐在哪里才会看到信江的疑问和小姑娘眼里空寂的蓝。洗漱完毕后行至大堂,张天师正在门边吃早餐,面前一屉小笼汤包,右手边放一碗青菜豆腐汤和一碟灯芯糕,抬头瞧见他便招他来吃。过去留下的心理阴影...

【也青】采桑子

这天诸葛青闲着无聊,对王也说:“道长,我看你面有异相,近日怕是有大劫,要不要山人给你算算?”

王也正瘫在沙发里刷微博,没精打采,抬眼都懒得,随便把手送给对方玩儿:“干啥?我还以为这套你已经玩腻了。”

诸葛青拉过他的手,朝他神秘莫测地笑,说天机不可泄露。

不可泄露个鬼,你连个归元阵都没开。他捺住吐槽的冲动,又回头看他的手机。那边诸葛青搭住他的手腕,脉搏在他的指尖下平缓而清晰,王也目光在两行字上溜了一圈,又脑子空空地想了一想,完全想不起刚才那两行字说了啥。于是他回头看看诸葛狐狸故作正经的脸,长睫毛映照的阴影下隐约一点青;又低头看看搭在他脉搏上的手,皮肤比他白一些,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修得干...

© 北苍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