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杯白水

【也青】采桑子

这天诸葛青闲着无聊,对王也说:“道长,我看你面有异相,近日怕是有大劫,要不要山人给你算算?”

王也正瘫在沙发里刷微博,没精打采,抬眼都懒得,随便把手送给对方玩儿:“干啥?我还以为这套你已经玩腻了。”

诸葛青拉过他的手,朝他神秘莫测地笑,说天机不可泄露。

不可泄露个鬼,你连个归元阵都没开。他捺住吐槽的冲动,又回头看他的手机。那边诸葛青搭住他的手腕,脉搏在他的指尖下平缓而清晰,王也目光在两行字上溜了一圈,又脑子空空地想了一想,完全想不起刚才那两行字说了啥。于是他回头看看诸葛狐狸故作正经的脸,长睫毛映照的阴影下隐约一点青;又低头看看搭在他脉搏上的手,皮肤比他白一些,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修得干干净净,不怪那些小姑娘们喜欢。只是肉少了点,指不定手感不好。王也突发奇想,好奇心作祟,忒想验证一下。

诸葛青自然不知他倏忽间都想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把着脉沉吟了一下,严肃道:“哎呀道长,你这是要搞个大新闻啊。”

“怎么?”

“这劫数事关姻缘。”

王也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给lao(第四声)地上了,“老青,你这胡扯能力与日俱增啊。”

“非也非也,山人我这话可绝不是空穴来风。道长,要不要我再告诉你这人是谁,只要你请我下馆子……”

得,这人就是想敲顿饭。王也狠狠白他一眼,起身自顾自慢吞吞地穿外套戴帽子。“老王你这是要出门?”诸葛青被白一眼甚是委屈,见他就这么出门更觉受了冷落。“是啊,”王也从鞋柜底把一只鞋拽了出来,满地儿找另外一只,“去相亲。”

诸葛青:“……”怎么感觉你在驴我。

“我爸介绍的,非要我去,反正权当去喝咖啡。”王也摸着另一只鞋,开门前想想又走回来,把手伸到诸葛青面前:“大师,告诉我那人是谁吧,晚上带你吃烤串。”

诸葛青没想到他还真问,没接他的手,讶异了一下,但随即又换上那副高深的嘴脸,拉长语调意味深长:“我掐指一算,这人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见面的地点选在咖啡厅。姑娘面容姣好,仪态端庄,是大家闺秀一类,两人互相简单介绍后便直言自己是被家人赶过来的,目前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人家女孩子话说的敞亮,王也乐了,立即表示彼此彼此。既然都是明白人,两人闲聊了几句后便专心对付眼前甜点。王也随手拿吸管扒拉几下鲜奶上的玛奇朵,余光瞥见姑娘不知看见了手机里什么内容,眉眼弯成月牙,笑得有点儿狡猾。

倒是他会喜欢的类型。

王也的位置靠窗,阳光透过在地上柔软地铺下光斑,店里音乐细细慢慢地流淌,一小条青藤垂在手边。王也看着那小片青色叶子,忽地想下回带诸葛青过来,又想他昨天煮的粥味道不错。他的事了结后张楚岚和冯宝宝便打道回府了,而诸葛青则表示好不容易来一趟北京还没玩够,又以省钱为由在他家赖着。王也开始几天象征性地赶了赶他,然后隔天便给他换了新牙刷,现今又觊觎起人家的夜宵。诸葛青蹭住大概是因为风后奇门吧,不过对此他倒也没什么意见,最近他家人都忙,家里大部分时间只有他们两个闲人,异人界也暂时风平浪静,诸葛家大概不会有什么事,诸葛青指不定还能再住个把个月……

……等等,这走势不对啊,我为啥盼着他住下来啊?王也狠狠地给了刚才的想法一记太极阳手。回神时玛奇朵已经被他搅得沉到杯底里了,王也心疼地咂嘴,心道诸葛狐狸这锅你得背。

王也没食言,晚上真带诸葛青去吃烤串。两人坐在烤炉旁,烟熏火燎的,烤的部分多于吃的,王也眼睛熏红了也就算了,连诸葛青这个不开眼的都抱怨眼睛酸,也不知是出来受的什么罪。诸葛青拿起一块鸡翅嘚瑟自己烤的比较好,王也隔了炊烟渺渺看他拎着竹签小心翼翼地吃,白的青的黑的(焦了)颜色模糊一起,像梦里刹那间的光斑。

王也又想起早上那未遂的探究,不自禁往诸葛青的手那多看了几眼。他这走神玩大了,辣椒粉倒了小半瓶也不自觉,思维没转回来,送到嘴边吹几下就咬了一大块下来。他不是不擅长辣的人,只是这一下胜在猝不及防,真真辣得他眼泪都要出来了。诸葛青见了便嘲笑他,王也瞧不得他得意,签子横过去说诸葛狐狸你尝一口试试啊!老青表示自己真爷们本色,倾身过来把剩下半块肉都咬走了,凉凉的发尾扫过手背,唇瓣有意无意擦过指尖。王也口腔里还在烟熏火燎,想起以前看过一篇科普说辣椒素刺激舌头神经末梢时大脑会释放出内啡肽导致心跳加速,那么此时他的内啡肽只怕分泌得比他前半辈子还多,心脏跳得快炸成朵烟花。诸葛青咽下肉后一抹嘴,说老王你在吃辣这块确实不行啊,说着眉眼都弯成月牙,眼角眉梢笑意柔成一汪水。王也看看白白一截签子,唾弃地朝肚子里愉快打滚的鬼胎啐了一口。

啧。

王也啊王也,你这是栽了啊。

================

#最后也还是没拉成小手#

#老青教你如何撩汉#

评论(10)
热度(58)

© 北苍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