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杯白水

【玉禾】勿失勿忘

张灵玉昨天做了个梦。

他坐在道观台阶下头,面朝丹山平顶,依依轻烟;信江碧水上有帆船悠悠横渡。进山的人们从他身边绕过,却有一小姑娘逆行而来扯扯他衣角,七八岁的年纪,嫩粉的发和弱不禁风的身板,衣袖下露出一截细笋般的白腕,等眉目长开后就是张灵玉那揣在心里闭上眼也能描摹的模样。小姑娘扬起头瞅他,眼底泛着粼粼水光,似是问了什么却丝毫没被听到。张灵玉闭上眼,莫名一阵惊惶。

醒来时梦的内容忘了大半,徒留惊醒时的余悸,到底是坐在哪里才会看到信江的疑问和小姑娘眼里空寂的蓝。洗漱完毕后行至大堂,张天师正在门边吃早餐,面前一屉小笼汤包,右手边放一碗青菜豆腐汤和一碟灯芯糕,抬头瞧见他便招他来吃。过去留下的心理阴影深重,眼见这剧情如此熟悉,张灵玉难得踌躇。老天师见了很伤心,一拂袖作不悦状道,灵玉啊你看师傅是那等人吗?——张之维张天师何等人也?惊退全性四张狂,秒杀王也,给暴走的陆老爷子拍照,躲在树上偷看自家弟子会小情人,若是说他出于某种原因再给弟子下回药——那简直太可能了。不过张灵玉的耿直远近闻名,那点儿动摇在脑子里过了一过,随即就消散于长久以来对于师傅良好形象(?)的信任以及小笼包的香味里了。

一同门师兄循香味而来,见一桌子菜挽起袖子就要来抢,却被老天师一筷子辇一边,让他哪凉快哪儿去。国人视食大过天,师兄不死心,灰头土脸地爬回来抢张灵玉的,然而对方几乎没经过什么思考,坦然把一盘子都端到他面前。这下他反而不好意思,悻悻把爪子收回来,回首又看师弟一脸正气浩然,莫名其妙地被治愈了。

午后有领导来旅游,一众道士带他们溜了一圈后按惯例站一起照相。张灵玉无意看见了相机屏幕,老天师站在他正后方,剪刀手端正从他脑袋上露出,像对兔耳朵,顿时感到一阵牙疼。此时进山的人们渐多,有老伯在路边摆摊卖糖葫芦儿,他一师侄见了便说要请大家,也往他手里塞了一串。张灵玉嘴唇动了动,还是没好意思拒绝,便拿着那串糖山楂往回返,混在游客中走走停停。恍惚间似有人与他擦肩而过,发色是温柔缱绻的粉。


================
实质是小师叔的日常,夏禾姐姐全程没上线,所以cp感自由心证ヽ(•̀ω•́ )ゝ✧

老天师: 徒弟太正直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评论(11)
热度(35)

© 北苍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