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杯白水

【岚宝】人间惆怅客

    张楚岚观察几个徘徊在王卫国车旁的人时,冯宝宝闻见红糖与芝麻混杂的香味,环视一圈后在广场角落逮着了卖糖油果子的摊子,打了声招呼就跑过去买。老爷爷串串儿的时候她不放心,瞪圆双眼睛往车那边瞅,把张楚岚看得莫名其妙,不知宝儿姐如此目光炯炯又是要来什么神来之笔,一下子提起十二分精神,追踪那边的注意力反而散了。至于冯宝宝之前把他丢了太多回,这回涨了经验,机智地把他看好这种事他是不知道的。
   
    不知道归一回事,过了一会儿冯宝宝回到车旁,手上捏着三根空竹签,腮帮子鼓鼓的像仓鼠。张楚岚看着她忽然就觉着肚子饿,思量要不要也去买点,不想冯宝宝从身侧拎来一盒给他,一下子感动得不得了,说宝儿姐你简直是仙女下凡小的不敢吃这么多您先享用吧剩下的再给小的。

    张楚岚面对她还是太甜了,不知道前人的血汗经验,转眼对着白白的塑料盒底发呆。正在腹里打扯淡的底稿,忽听得冯宝宝模模糊糊地说:“……没有赵姨做的好吃。”
   
    张楚岚愣了一下,“宝儿姐你真的不是在耍小的吗”这话就说不出口,小心地问说以前赵姨常给你和徐叔做糖油果子吗。冯宝宝咕咚一声把食物咽下肚,点点头说狗娃子还会包好了拿到地里给她。
   
    心底一时不知是何滋味,张楚岚手朝她头发那探了探,又不着痕迹地收回来,朝她笑笑说,那我也每天给姐你买糖油果子,虽然没有赵姨做的好吃。说罢见几个形迹可疑的人往远处走,车太显眼,便喊冯宝宝一起下车跟着。

   冯宝宝偏过头看他,忽然想起罗天大醮后他搭着她的肩,也如适才那般地笑,有点悲伤还有点不知名的情绪。冯宝宝能打架能坑人能窃WiFi,读人心思的技能却是基本没点,自然不知道他伤心什么,只是想起他对她说会一直陪着她,还说无论如何会帮她找到家人。此时刚过正午,阳光烈得很,所幸两边树荫铺了一路,两人踏着满地细碎光斑辗转前行。任务简单,冯宝宝的思维被带歪了一下,干脆就一心一意地发起呆来。她想起赵姨徐叔,想起狗娃子,想起很久前蜀地太阳下的一群小屁孩们。她怀着个透明的灵魂活得太久,见过聚散离合生老病死,无意识瞧得通透了,不免显得凉薄。只是偶尔夜深人静时醒来,想到教她山歌的人不在了,带她掠水越山探寻身世的人也去了,有点后知后觉的难过,还伴随着脑袋的隐隐作痛。

    倒是张楚岚。冯宝宝在红尘里行了几十载,刀枪没能留下伤痕,时间未曾刻下皱纹,眉间眼底也不曾沾上风沙滚滚,还是干干净净,孑然一身。倒是最后捞到了个张楚岚,她把他从还不到膝盖的那么小小的一个看到现在比自己高的一个,见过他离开也曾追得他回来,像是某种微妙的时间轴。这个寻常的午后冯宝宝突然有一个模糊的,抓不住的想法,张怀义那老头子让自己来找张楚岚其实挺好的,能供自己差遣,能在办事时跟着,能陪自己喝酒打架,偶尔比自己机智,会说好听的话,会帮自己找家人,会想永远陪着自己,以后还会买糖油果子给她吃。

   
    张楚岚正给王也打电话,叫他过来汇合。回首看见冯宝宝站在几步远外,眼睛掩在头发的阴影里,拿不准她这又是在想什么。他犹豫了一下走前几步正想问,忽的被冯宝宝抓住手腕往他掌心里塞了一冰凉的物件。张楚岚给吓了一跳,摊开看是一枚玉扳指。他已经了解冯宝宝很多了,知道她是个有点想法就立即执行的人,却不知这理论要运用在这里。

     “龙虎山那大和尚给的,是个好东西,能保平安。”

    “呃宝儿姐这……”

    “收好了,大和尚和一畜生打了三天三夜拿来的,灵的很哪。”
  
   张楚岚还是有点莫名,不过宝儿姐一言既出莫敢不从,低头摸摸裤袋,说道:“既然是宝儿姐给的,那可得收好。”

    冯宝宝看着他把玉扳指妥帖地放进口袋,有一点小小的开心。
   
    平平安安地,然后在这世上留得久些。



================
愿宝儿姐终能寻得你的归处。

最近的文怎么都和吃有关……啧,因为我总在饭后写文吗?

评论(5)
热度(40)

© 北苍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