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杯白水

【粮食向】榆关畔

迟来的中秋贺,祝各位幸福美满阖家团圆(๑'ᴗ')ゞ
突发奇想,脑补他们从前的故事,还有很多人想写,尤其是王也和老青。
================

   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小学的校门口人潮涌动,一群小屁孩们笑着喊着出来,家长们眼花缭乱,挤进人流中把自己的孩子拎出来。冯宝宝和徐翔看着很随便地站在一边,看着其中一个男孩子拖拖拉拉地挪出门,也不和谁分别,一个人就从小巷另一边走了,看着孤孤单单的。冯宝宝跟着他,吊着一段距离不即不离地走。她看起来像是陪长辈散步的,有些不修边幅的女大学生,这在这是平常的事。

    徐翔看着男孩子一路上低头踢小石子,转头对冯宝宝说:“阿无你看这娃接下来一个人过中秋,怪可怜的,要不找个什么理由送他盒月饼?”

    “可咋办嘞,不能这么早接近他。”冯宝宝考虑了一下,“我半夜给他从窗子里扔进去?”
   
    “……算了吧,小小年纪,不小心吓死就可惜了……”
   
    小石头咕噜咕噜地滚出老远,一路浸润在暖橙色的余晖中。张楚岚忽的觉得什么,回过头,小巷子中人来来往往,他什么也没注意到。
   
   
    ㈢
    柳妍妍摸走八仙桌上两块月饼,揣在兜里悄悄溜出门外。大人们都在筹备晚宴,没人注意到这个整天闷在房间内的小姑娘。她蹦跳着往屋后跑,拂在她脸上的风混有青草和野花的香气,宅子内的聒噪的大人们和房间内无趣的死尸此刻都在柳妍妍身后远去。后院已经很久没人打理了,她往墙头上爬时水粉簌簌地掉。头顶上有一轮圆月,和她手中香甜的月饼一个形状,都是她单调生活鲜有的调剂。
   
    柳妍妍小心地沿着墙头走了几步,墙外头是茫茫草地,其中拉了警铃,如果她从这跳下去有可能把家长们引来,但也有可能运气足够好就此从这里离开,就如同她梦里无数次所见那般。她思考着,两个月饼慢慢就吃完了。她复又瞧瞧墙外头,徘徊了一会儿,还是转身跳进来往回走,寻思去试试啤酒的味道。大宅子里的人声湮没了一切,包括秋夜中婉转的鸟鸣,如水的月光和青草和野花的香气。
   
   
    ㈣
    大概因为人们都在家里过节,龙虎山进山的山路难得清净。张灵玉乖乖地抱着一大袋零食跟在师兄后面,听他唏嘘这世风日下人心沦丧游客占领各大门派的社会如何如何。师兄说了一会儿,回首看看,心想师父新收的这个小师弟太乖了,一路上就听他说话也不插嘴,下回出来采购还带他。又看他因为袋子挡了视线走得磕磕碰碰,两条细嫩的胳膊费力支撑着袋子不往下滑,朝他道:“你怎的这么瘦?等会儿师父该说我欺负你了。”
   
    张灵玉有点惊讶的样子,看他的眼里一水儿的无辜:“不会,我等会告诉师父说师兄你没欺负我。”
   
    师兄停下脚步,莫名想到之前来山里的姑娘们揉着张灵玉的头说好可爱好可爱的情形,又想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他上前把大袋子捞过来,从自己这抓了块月饼扔给他:“多吃点,我们正一教的怎么能这么没肉啊。”
   
   
    ㈤
    风莎燕合了眼迷迷糊糊正要睡时,被一阵毫不掩饰的脚步声和敲门声给惊醒了,一下子气打不到一处来,抓了个枕头狠狠地往弟弟脸上扔。风星潼下了一跳,委委屈屈地喊了声姐。“干什么去了,这么晚?”风莎燕坐起来问。

    “练习拘灵遣将呢,姐。”男孩子抱着枕头甚是兴奋地看着她,“我觉得自己今天特别在状态!”
   
    他的身上有秋天风里清爽的气息,还有一点甜丝丝的味道。做姐姐的皱了皱眉:“顺便还吃了糖?”
   
    风星潼愣了一下,嗷的一声捂住嘴:“这么明显?姐你千万别告诉爸啊!”风莎燕一时倒不知自己是要告诉还不告诉,抓过枕头背对他倒下,说你乖乖去睡我就不说。然后就听得弟弟立即闭了嘴,窸窸窣窣地睡下了,有点儿想发笑。她转过身来,手穿过空间拿来风星潼床头柜上的古书翻了几页。那是她家的绝学,可她就是学不会。
   
    风星潼没注意到姐姐的举动,或是知道了也不在意,不一会儿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风莎燕抬头看着他熟睡的眉眼,他与自己相同的银色头发,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
   
    ㈥
    徐翔过来的时候,冯宝宝正拿着根长竹竿敲树上的李子,邻家的小孩们在她身边围了一圈,眼巴巴地瞧着,看那红的青的果子落下来时便欢呼着扯起衣服下摆去兜。徐翔从地上捡了一个,擦了擦放进嘴里咬了一口,觉得酸得牙齿险些化了。他皱着眉要扔,又看那李子玲珑剔透的样子,颇有些舍不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冯宝宝瞧见他,把竹竿放了,背起一箩筐干柴喊着狗娃子走过来。徐翔说阿无妈喊你回去吃饭,又捂着嘴说这李子咋这么酸。“那就换一个呗。”冯宝宝往旁边瞅瞅,从一小丫头的衣兜里顺来一个看着甜的塞进他另一手里。徐翔斟酌了一下,还是把原先的那个扔了,又一并塞了几个在口袋里,留下小丫头一脸懵逼带冯宝宝回去了。

    俩人在路上缓缓地走,徐翔原先在前面走,后来故意四处翻翻草丛缓了脚步让冯宝宝走到自己前头。他看看冯宝宝勾着草绳的苍白细瘦的手指,没话找话:“阿无啊,中秋节快到了,你月饼爱吃啥馅的?”
  
    冯宝宝歪头想了想:“不知道嘞,随你和赵姨的。”
   
    而后也没接着什么话题,俩人沉默着走了一阵子。过一会儿,徐翔听见前方穿来歌声,旋律与人都那么熟悉。他忍不住跟着轻轻地哼:“黄杨扁担软溜溜呀姐,哥呀哈哩哟……”
   
    山那头有炊烟袅袅,冯宝宝脚踩着蜀地山岭的软泥,提高嗓音继续唱:“挑一挑白米下柳州呀,姐呀姐呀哥呀哈哩呀……”
   

    不知这歌声能否一直传呀传呀,传到他们那心之所归处。

评论(3)
热度(22)

© 北苍术 | Powered by LOFTER